论超期羁押的危害与对策

刑事诉讼法中针对刑事羁押期限问题有着诸多的规定。但是在当今社会,高智商犯罪给案件的侦查工作带来了困难,从而导致超期羁押屡见不鲜。但是,超期羁押显然不符合立法精神,也侵犯了犯罪嫌疑人的人权。本文旨在论述超期羁押的危害并在此基础上提出相应的对策,从制度的角度入手,在理论论述的基础上,结合实践,借鉴中外经验,提出解决方案。研究结果就是希望能从保护人权和维护司法结果的公正中寻求一个平衡点一方面最大限度地保护犯罪嫌疑人的人权,另一方面有效地利用侦查羁押期限,维护司法结果的公正。本研究之结果可以为刑事办案人员合理有效地利用刑事羁押期限、解决超期羁押问题提供一定的参考价值。
关键词超期羁押刑事羁押期限犯罪嫌疑人

一、刑事羁押制度与超期羁押
(一)刑事羁押的含义和制度的设立
羁押的本意就是指“拘留,拘押”。从广义上讲,羁押包括审前羁押和审判过程中以及审判后的羁押。但通常理解的羁押是狭义上的,即审前羁押。刑事诉讼中的拘留,又称刑事拘留,是指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对直接受理的案件,在侦查过程中遇到法定的紧急状况时,对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所采取的临时剥夺其人身自由的一种强制方法。
根据刑事羁押的含义,刑事羁押制度是针对侦查过程中遇到法定的紧急状况而设立的。其适用对象仅仅限于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刑事羁押制度设立的目的是为了保证刑事诉讼的进行或者预防再次发生犯罪,保全证据。因此,刑事羁押制度的最基本特点就是其强制性。
(二)有关羁押问题在刑事诉讼法中的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24条规定对犯罪嫌疑人逮捕后的侦查羁押期限不得超过二个月。案情复杂、期限届满不能终结的案件,可以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批准延长一个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75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已对犯罪嫌疑人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案件起诉到人民法院后,人民法院对于符合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条件的,应当依法对被告人重新办理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手续。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期限重新计算。
根据以上相关法律规定可以看出,我国刑事诉讼法对刑事羁押期限有固定期限的规定,同时也允许在一些特定情况下延长刑事羁押期限。这就是的刑事羁押期限在保证了灵活性的同时,也增强了它的不确定性。因而为超期羁押埋下了隐患。
二、超期羁押的成因
(一)复杂案件的办案需
首先,从执法观念角度看,这是由重实体、轻程序的思想造成的。在司法实践中,办案人员普遍较为关注实体法,对犯罪嫌疑人从侦查到审判的整个诉讼过程中所涉及的实体问题较为重视。其次,从执法水平角度看,执法水平还有待继续提高。再次,从客观环境角度看,既有旧案未结,新案又来,重压之下办案机关相互借用办案时间的状况,又有政法各部门之间各持己见人为造成的时间拖延等。
(二)已有规定导致超期羁押的存在
《刑事诉讼法》中规定原则上侦查羁押期限不得超过二个月,但是对于案情复杂、期限届满不能终结的案件可以经批准延长一个月。对于符合《刑事诉讼法》第126条规定的情况,侦查羁押期限可以延长二个月。同时,对于可能判处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依规定可以再延长二个月。这些规定对于延长羁押期限的具体标准实际上并不确定,这就导致了羁押期限往往被滥延长,从而导致了超期羁押问题的存在在法律上的貌似合理性。
三、超期羁押的危害
超期羁押现象的存在挑战了司法的权威,更重的是侵犯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权,超期羁押带来的危害主体现在这方面。
(一)超期羁押与人权保护
刑事羁押与人权保护存在着辩证关系,主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1、两者的对立性
刑事羁押就是强制性的剥夺嫌疑人的人身自由权这一最基本的权利,并进而影响其他权利的实现。为了达到追诉的目的或者为了预防再犯和保全证据的需,把犯罪嫌疑人强制于某地,侵犯了其基本人权。显然,超期羁押是刑事羁押的错误实施,因此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人身自由权,是对人权权威的挑战。
2、两者的统一性
首先,人权是羁押的根本出发点。国家之所以设立刑事诉讼,就是为了保障犯罪人的人权;国家之所以设立刑事诉讼也是为了惩罚犯罪,而惩罚犯罪的目的又是为了保障人权。
其次,刑事羁押是人权的重保障。我们既不能无视羁押对于公民人权的侵害,也不能忽略刑事羁押对人权的保障功能,如果没有刑事羁押,则犯罪行为得不到纠正。同样也会侵犯公民的人权。刑事羁押存在的合理性就在于能够防范他人或社会对人权的侵害。
由此可见,通过对刑事羁押与人权保护的辩证关系的分析,刑事羁押制度应该有严格的法律控制,将其对人权的侵犯降到最低。超期羁押是不合理的刑事羁押,是对人权的严重侵犯,其危害性显而易见。所以超期羁押是司法实践中必须予以杜绝的。
(二)人权保护在我国刑事羁押制度中的重作用
杨志杰案是一起典型的超期羁押案件。杨志杰因涉嫌一起爆炸案被一直羁押在看守所里。7年之后才起诉,后来进入诉讼程序后又拖延了5年。
尽管近年来,有关机关一直在清查超期羁押问题,超期羁押的数量仍很庞大。杨志杰案反映了超期羁押的严重性,是对“人权入宪”的严重挑战。因此在我国,人权保护在刑事羁押制度中的紧迫性和重性是极为突出的。
四、解决超期羁押问题的对策
鉴于超期羁押的危害,其对人权的侵犯,应该杜绝超期羁押,保障人权。
(一)从立法的角度
在立法上,最重的就是将延长羁押期限的标准具体化,从制度上最大限度地杜绝延长羁押期限权利的滥用。对于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确实充分的,公安机关可以撤案、检察机关可以不诉、审判机关可以判处无罪的情况,从立法上规定,应当终止羁押,或者改变强制措施,坚决杜绝各机关之间互相推诿,无限地补充侦查,无限地羁押的情况。
如针对《刑事诉讼法》第165条规定,在法庭审理中检察人员发现所提起的公诉案件需补充侦查的,提出建议需延期审理的,可以延期审理。在此应该明确地规定延期审理的期限和次数。
通过这样的办法维护法律的权威,在保证法律适用的灵活性的同时注重保证法律适用的确定性。
(二)从司法的角度
1、提高取保候审、监视居住两种法定强制措施的实用性
在这方面,必须强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强制性,提高它的利用率,使一些可捕可不捕的犯罪嫌疑人以监视居住、取保候审的方式被采取强制措施。对羁押期限已近期满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依法改变强制措施,灵活运用。
2、加大司法监督力度、强化司法监督手段
为加大对羁押期限的监督,应将监所部门的单一监督改变为侦查监督、审判监督、监所检察监督等部门的共同监督,充分发挥检察监督部门和审判监督部门的职能作用,高校确保犯罪嫌疑人在羁押期间的各个诉讼阶段得到有效的监督。
(三)全面提高办案人员的思想素质
1、转变观念,提高认识
应该从长期以来的“重实体、轻程序”的观念中转变过来,提高对程序法的认识。毕竟从程序上保证了公正,才能为实体公正打下坚实的基础。只有从思想上提高了认识,才能在行动上加以贯彻落实执行,才能有效地自觉杜绝超期羁押现象的发生。
2、进行长期有效的在职培训
对现有的在职司法人员进行长期有效的、多渠道的、大范围的培训工作,加大司法人员任职期间的考核力度,真正让知法、懂法、守法的人员来执法,从而减少因办案人员个人的学术、思想和道德问题带来的人为性的超期羁押现象。
3、建立对超期羁押的个人追究制度
建立这样的制度可以使任何违反法定羁押期限的人都会受到经济的、行政的甚至于刑事的制裁。根据责任者的主观过错和超期羁押造成的客观后果追究其不同责任。
(四)借鉴西方国家的经验
如在英美国家,实施的是逮捕与羁押相分离的原则。逮捕又分为有证逮捕和无证逮捕。有证逮捕和无证逮捕并不必然带来一定期间的羁押,但他们都受司法官的审查。通常无证逮捕带来的羁押的期限一般很短,而有证逮捕的后果,就是较长时间的羁押,但仍有一定的救济途径。在逮捕时受到司法抑制,在羁押时也受到司法抑制,即保障双重审查,这是英美国家羁押合法性和正当性的标准。
类似地,在我国应该采取办案期限与羁押期限相分离的原则。案件若不能在规定期限内审结,可以进行延长,而往往羁押期限也会随之延长。解决办法就是将两者相分离,办案期限仍可以根据具体情况相对延长,但羁押期限必须按照法定程序报相关部门进行审批审查。这样既可以为办案争取充足的时间,也可以防止超期羁押的产生。
五、结论
超期羁押在我国刑事诉讼中长期存在,并且屡禁不止。尽管在某些情况下其存在看似合理,但无论从法律上还是道德上都应该坚决予以杜绝,从而使犯罪嫌疑人的基本人权得以维护。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1979年7月1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根据1996年3月17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决定》修正。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1998〕23号1998年6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989次会议通过。
[3]徐友军等著《刑事诉讼法通论》,光明日报出版社,1985年版。
[4]刘新访,黄刚著《刑事诉讼法实务与案例评析》(上、下),中国工商出版社2002年版。
[5]叶青著《刑事诉讼法学》,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6]樊崇义著《刑事诉讼法学》,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